首页 > 游记攻略 > 正文

土耳其游行卡帕多西亚

2018-07-09 13:37 来自:

     我们离开 伊斯坦布尔 前往卡帕的那班夜车,乘着暮色,经过博斯普鲁斯大桥横穿了亚欧大陆的界线。我们就在车上短暂经过了 伊斯坦布尔 的 亚洲 部分。在夜色掩映之下, 亚洲 区依然给了我们绝美的景致。依山而建鳞次栉比的房屋,灯火通明。

 

     但就在这路上,当我们和Sultan Cave Suites,也就是此行最贵的酒店double check的时候惊讶地发现,我们竟然定错了时间。

 

     在无比地震惊之下,我们在巴士上将整个行程重新计划,发现之后一溜的酒店都定的是错的。一阵疯狂地修改之后,后面的行程总算是被纠正了,但这一晚却无法更改。我们豪华的岩洞suite等待着我们,而我们正在巴士上煎熬着。这么昂贵!这么昂贵的错误!

 

     但是今天看来,这似乎完全不是一个悲哀的错误,因为在凌晨六点到达 格雷梅 车站的时候,不用悲催地等到中午才能入住,直接洗了一个热水澡以后香喷喷的躺在床上的感觉,远远值过今天已经想不起来是多少钱一晚的房费。更何况,在我们多住了一天以后,老板还给了很可观的折扣。唯一需要吐槽的是这家宾馆让我颇有阶级感。服务人员都表示不理解我的底层幽默,并一本正经地鄙视了我狂扫免费明信片的行为。宾馆里的高档餐厅还有超高档到根本付不起的昂贵晚餐。

 

1

 

     但是在卡帕多西亚的行程是完美的,因为酒店房间、免费早餐、三小时的骑马旅行、热气球和地下城。

 

     第一天一到,稍事休整后就出发去谈旅行社。你的英文已经能够 成功 地把那位大哥搞吐血。最后以超值优惠价格谈定了当天整个骑马的红线行和第二天的绿线行。

 

     在等待下午三点出发去骑马的过程当中,我们在 格雷梅 的车站附近到处乱窜,首先走到村子的边儿上,在我不走寻常路的带领下,险些被一群恶犬围攻,不得不绕到了另一边,一路走到了红线开始处的山上,爬到一处蘑菇岩石屋的顶上,还在那附近看到了一头巨大的卡帕特产龟。幸亏没有再多走,后来才知道,那都是马走起来比较开心的路。时间差不多到了,掉头回来买冰淇淋、寄明信片,还把钱包掉在邮局并及时地找了回来,和一家餐厅的姑娘闲谈,她老爹在店里保存着一辆二战时期的 德国 宝马摩托车。说实话,这个时期的 德国 装备太飒了,我要是生活在那个时代的 德国 ,但凡不是犹太人,我都很难抗拒支持盖世 太保 的诱惑。

 

2

 

     回到旅行社门前,一辆小车拉我们去骑马。马师只带了我们两个人,你还记得那小伙儿的名字吗?叫Irfan!哈哈我为什么记得呢?是因为当时留过email,他给了发了一封空邮件。嗯~~当时忘记说了~~我有回复感谢他,但是他完全没有再理我。Irfan带我们一路暴骑,绕着红线看了各种各样的山谷,过了无数条马路,带我们去喝茶,还绕到高处去看岩壁上的村落和教堂。

 

     第二天超级早起床,和宾馆里的有钱人们一起去坐热气球~~~你完全没料到竟然还管一顿早饭,虽然很简朴,但是吃的还蛮香。车出发前往热气球起飞的地方,开了很远。但在开往目的地的路上,我们已经兴奋地看到路两边已经有不少热气球已经准备升起。我们这一筐人坐的是butterfly的球。一路上都在疯狂地拍照。由于一直在疯狂拍照,以至于我都记不太起来看到了什么,只记得大片大片奇妙的山谷、岩石、田地和飞鸟,还有远处近处大小不一的热气球,我们努力找寻着自己喜欢的样式,努力把它照下来。

 

     我记得你站在我隔壁的筐里,紧紧抓着筐边,时不时拉拉我的手。正当此时,你的小筐里的一对 美国小男女求婚了!在那么拥挤的小筐里,那小伙儿还跪下掏出了bling-bling的大钻戒。姑娘无比激动地流了眼泪。两个人看长相和衣着就觉得是那种颇有钱受过超级好教育家庭里的男女,白白净净安安分分的。后来你回忆说,那姑娘一直在问,谁谁知道么,谁谁谁知道么,他们都知道了?我们当时都真心实意地给她们鼓掌祝贺。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王子和公主happily ever after?

 

     热气球降落在一道悬崖边上。按照惯例发放了证书、喝香槟、合影。但出人意料的是,给热气球放气的时候,竟被大力飞行员们抱起丢进了气球堆!太惊讶了!

 

     随后的绿线更有惊喜。

 

     地下城的好玩儿是没法用语言形容的。确实它和我想象中差别很大。wait…我的想象不会是因为《刺客信条:启示录》吧!那里专门有一章发生在卡帕多西亚,我以为只是一个巨大的岩洞里面建了很多很多的房子……就像游戏里一样。导游很爱讲,他说,公元前2-3世纪,基督教徒为了躲避 罗马 人的追杀不得不逃亡。他们发现 卡帕多奇亚 的石头很软,比较容易开凿,就开始逐步在地下建起规模巨大的地下城,生活完全地下化,并暗中进行宗教活动,因此这里有完善的生活机能,包括房屋、教堂、厨房、学校、墓室等,还有利用岩穴改造的蓄水槽,酒窖、通风口和仓库等,最多可以容纳六万人。

 

3

 

     我们去到的那个地下城足足有六七层,像一块巨大的 瑞士 奶酪,到处都是洞。我们牢牢跟紧导游,在险道倾仄的窄小走道里踆巡。洞的墙壁上都是昏黄的灯光,如果走到了仅容一人通过的狭小过道,那基本就是摸着黑蹲行前进。我们又在一起8团里的那个 德国 佬估计要受苦了,他恐怕得有两米高。我要是两米高,这地方我想想都会觉得幽闭恐惧了。地下城里甚至有专门的防备机关,用圆形的石头做门,石头中间有洞,如果敌人来了,可以把长矛伸过去一下捅死一个……呃……Creepy!

 

    好不容易爬了N层楼梯出来,我们一边赞叹着卡帕多西亚人的勤劳勇敢和智慧,一边大大松了一口气。阳光!久违了!……

 

     各种各样奇妙的岩石建筑,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他们叫什么名字,但是上蹿下跳,穿过各种难行的窄小台阶爬到顶上去的经历,至今仍难以忘怀。鸽子窝倒确实是一个好去处,我很喜欢有关于黄鼠狼的一系列讨论。譬如说黄鼠狼不吃小鸽子,而是进到鸽子窝里把小鸽子全都咬死。

 

     甚至连那顿悲催的午饭,也由于 春日 的午后,被暖暖的阳光晒着,旁边一条草率的小溪流过,和野生猫咪一起,把我的鱼香香得吃了一个精光。

 

     卡帕多西亚完全像是另一个星球,或者另一个宇宙。说星战是在这儿拍的,我完全相信!甚至连他们喝的茴香酒,好像叫做Raki来着?也绝对是给外星人喝的!

 

     从绿线回来,我们大吃了一顿各种罐闷和各种面包。车站那家老字号果真不负虚名。它家的面包是 土耳其 全程吃过最好吃的~~~homemade还真是无敌。Irfan推荐餐馆的时候也说,这些菜很多都是当地妇女自己在家做的,然后打包送到餐厅来,果然味道非同凡响。超级超级超级好吃。还有那个葡萄蜜饯!啊!到今天那个焦糖甜味还在我的舌尖上。

 

     一切的开心和一切的悲伤,都是自此开始。

 

     我们从卡帕出发前往 棉花堡 的路上,丢失了最重要的相机和照片。

 

     如果我们要在这里追悔莫及,确实我们两人都有太多太多太多需要检讨的东西。

 

     但是这就像定 错那 一晚酒店一样,我们只不过还没有能够从中复原。

 

     让悲喜回忆都盘桓不息吧,这都是我们一起经历的苦与甜。